© 2005-2019 刚察的雪几乎是毫无征兆地,在这惊蛰过后的仲春里和高原人撞个满怀。昨天下午六点玉尘飞舞。对于久居平原的我来说,不免惊诧于刚察天气的多变和天气预报的精准。中午还艳阳高照,傍晚仙藻却如约而至。沐浴碎琼回到宿舍。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满怀热情推开窗,六出却无影无踪,和同室宇弟小酌的雅兴也随之荡然无存。上床展被与瓦尔登湖孤灯相伴。初读,对于经济学这章无论题目,还是内容都令人怀疑她是否是那本被全球读者誉为自我修行的心灵圣经。梭罗一直在计算着人类生活的最低成本,最大限度实现物质方面的简朴至极,从而实现精神领域的丰盈充实。但愿随着阅读的深入我能感受到宁静的巨大力量,并能找到心中的那片瓦尔登湖。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